互為解謎性(誤),恩田陸《三月的紅色深淵》



『《三月的紅色深淵》是一部很棒的作品』或許只是在場的我們與極少數人的共同幻想,因為閱讀本來就是很主觀的事。(p. 59)

整本小說讀完,當我腦海裡浮現:「這算是推理小說嗎?」的疑問時,回頭看導讀,才發現原來這種寫作方式創作而成的推理小說名為「超推理小說」,此種敘事作品稱為「後設敘述(metanarrative)」。當初會想到讀恩田陸的作品,動機是網路上的女性同好大多予其正面評價,在其故事的敘述方式上頗能獲得女性的共鳴,近代的女推理作家的作品中,少有我喜愛的(不過,這和推理作家男女比有很大的關係),聽到有這麼一號人物,好奇心驅使之下,開始了我閱讀《三月的紅色深淵》的旅程。

Down, down, down. There was nothing else to do, so Alice soon began talking again.
被這些人擺在房裡的人偶,每個都是眼睛很大的小女孩,身體卻充滿了性魅力,實在令人作嘔。
(p. 39)

故事的主角巧一,在莫名其妙的狀態下,被選為和社長及其友人聚會的伴僮(並沒有這種說法)。才一開始就進入一個相當夢幻的狀態,神秘的大宅邸隱藏在雲霧飄邈的森林中,給出的不是推理小說中常有的陰森感,反而是種爽朗的感覺。健談的老人們和腦筋動的快的年輕人,就在這一來一往的對話之中,架構出一個有趣的故事。在這一章的片段中,水越夫人曾經提及他不喜歡的小說類型,但正巧這篇的敘述方式就符合「他討厭的這種」,更諷刺的是他正閱讀的森茉莉,算是日本文壇第一位書寫這類型小說的作家。
這是一個有趣且無害的遊戲,完全沒有一點黑暗的成分。引領大家進入作者所鋪成的世界當中。在這個篇章中,討論對話的部分雖然很多,但是相當寫實,本來說到自己喜歡的東西或是觀點,都應該是這樣滔滔不絕,讓他人聽起來有三分道理的話語。

’Have some wine, ' the March Hare said in an encouraging tone.
如果是男性作者,要不就會想的更透澈,要不就會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但這本書兩者皆非,感覺就像安居在再一個半徑五十公尺的世界裡,所以才覺得是女性。
(p. 160)

恩田的筆觸如一般女性作家一樣,有種女性特有的溫柔婉約。本章節到最後呈現出角色本身特有的神秘感,在旅途中,在移動的空間中,不穩定的狀態的交談(故事本身就是不斷的閒談和離題,然後再繞回主題)相當具有趣味性。

’ What do you know about this business? ' the King said to Alice.
「讓我吸一口。」美佐緒伸出了手。
(p. 206)

我喜歡其中描寫女性之間的情感糾結,實際上故事在敘述這兩個人的相處並不完整,但不完整的曖昧卻增加了神秘感和之後故事的意外性。只是比較起其他篇章,第三章的故事不像是在現代而是稍早個十幾二十年的感覺(後來發現成書年果然是十年前,囧),從年輕人青澀單純的用詞約略感受到時代的差距,而兩個女主角也彷彿是純情戀愛遊戲的角色。然而,單純而直率反而造成了誤解和傷害。故事中的現在(平靜的生活)和過去(駭人聽聞的兇殺案)對比強烈。

' Wake up, Alice dear! ' said her sister. ' Why, what a long sleep you've had! '
文字處理機是會說謊的東西,就這個意義而言,文字處理機很符合「虛構」一詞。
(p. 297)

超級混亂的一個章節。前面開頭的那段文字,簡直有讓我讀到作者後記的錯覺。本來這部作品就有他的重疊性,但並非單純的作中作,而是謎題和謎底互相指涉的感覺。(所以是互為解迷性?XD)在這章中,第一人稱的部分,正因為強烈的「自動書寫」感,所以有種「書內的作者,就是手上這本實體書的作者」的錯覺。嗯…或許應該說,這變是恩田陸的目的之一。看到「三月之國」,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學園愛麗絲!(或是冬目景的《白老鼠遊戲》)然後,就直接想到原來的愛麗絲了…(因為有「三月」和「兔」,所以這篇感想前頭引用的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句子,不過手邊沒有中文版,所以英文版擋一下(汗))不過,雖然有這樣的聯想,也有奇幻的場景,但和愛麗絲中的遊戲性相差甚遠,驚愕性應該比較像是小說一開始引用的《巧克力工廠的秘密》。

其實,這本《三月的紅色深淵》給我的發想實在太多了。有幾個不斷出現的關鍵字,因為「石榴」而開始注意作品中「紅色」這個關鍵字,還有「小泉八雲」、「背影」、「皮箱」等。作者似乎試圖去透過小說中角色的對話來表達他對事物的態度和看法,不過哪本小說不是這樣呢?只是在這些故事裡面,透過對話,「想法」的部分交代的相當清楚。後設敘述把作者在創作時,導向接近讀者的面向,他是一部作品的作者也是讀者,這有趣的矛盾似乎要再多讀幾部相關連的作品才能清楚了。

相關文章:
三月的紅色深淵/恩田陸/路那
恩田陸:三月的紅色深淵/小云

小記:由《三月的紅色深淵》延伸出來的故事還有《沉向麥海的果實》、《黑與褐的幻想》和《黃昏的百合之骨》。(本篇文章中,英文字句引用自: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 and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恩田陸著,周若珍譯,《三月的紅色深淵》,台北:小知堂,2006。(感謝小艾出借070621,「你應該只借我一個晚上的。XD」)

27 則留言:

  1. 推 沉向麥海的果實~
    其他兩本還沒看 看完再跟你說要不要推XD

    回覆刪除
  2. 恩田陸阿,剛剛還覺得眼熟,原來因為我最近才讀了她的《光之國度》,看來《三月的紅色深淵》也很值得下手^_^。
    老實說我不常看推理,因為這兩個字給我恐怖的感覺,應該是被綾辻行人嚇過的緣故。

    回覆刪除
  3. To 栞
    沒關係,
    有時間的話其他三本應該也都會找來看才是。XD

    To 藍兒
    呼哇,不知道你對《光之國度》的評價如何,
    前陣子廣告打的兇,還蠻讓人好奇的。
    推理啊…可能是我一開始是看人稱「幽默推理」-赤川次郎的作品,所以並不會把推理小說和恐怖聯想在一起。
    要不然我也是很膽小的,囧。
    綾辻行人有些作品的確蠻嚇人的,像是殺人鬼系列,
    同時他的書也是屬於比較「硬」的類型,老實說,像我這種怕蠻煩的人,他的作品我也只看過兩、三本。(滅)

    回覆刪除
  4. 綾辻行人的那些館可是一個比一個陰森哩,該不會是因為我一開始看錯書導致錯誤的印象阿。
    至於《光之國度》,應該說我最喜愛的元素全部都有了吧,而且用詞也很溫和,常野一族的故事悲傷卻也擁有希望。
    如果好奇,那就看了吧,《越讀者》裡不也這樣說,好奇是很重要的。

    回覆刪除
  5. 哈哈,好奇的確是閱讀重要的動力之一。
    只是過多的好奇會造成「落落長」的書單,(我看到《光之國度》目前排在隊伍的最後方,正在跟我揮手。XD)
    溫柔的用詞聽起來真吸引人,最近我需要治癒系的(推理)小說…O_Q
    後來我稍微算了一下,其實綾辻的作品我總共看過六本,但館系列只有看過兩本(十角和水車);
    你對他的作品的印象並沒有錯誤啦!個人是覺得殺人方程式系列輕鬆很多(笑)

    啊…《越讀者》我也很想看呢。(←只有在書店匆匆翻過的人)

    回覆刪除
  6. 推「好奇是閱讀重要的動力之一」
    還有「過多的好奇會造成『落落長』的書單」
    就是這樣我才會有150本上下的未讀啊~~~~ (慘叫)

    綾辻的作品,
    其實我覺得《殺人鬼》系列不太能算推理小說耶,
    比較像恐怖小說,我非常討厭這個系列,
    其一的原因是它害我一邊吃早餐一邊看,感到噁心想吐 = =;
    館系列才是我的最愛,在那種陰森但不恐怖(只有我這麼覺得?)的氛圍下,
    發生的神秘殺人事件...很讚呢。

    回覆刪除
  7. 其實我沒有看過殺人鬼系列的任何一本。(爆)
    似乎蠻多人不喜歡這個系列的,大概讀者偏向恐怖小說類的吧。
    記得看十角館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還沒看過克奶奶的《一個都不留》,
    所以綾辻崇拜模式全開!XD(話說會知道島田莊司這位大師也是從這裡)
    不過他的作品對我來說還是太硬了…(謎之音:這傢伙完全吃軟不吃硬)

    回覆刪除
  8. 今天查了資料才發現,常野物語一共有3本,另兩本蒲公英手札和終局END GAME還沒出版。
    阿嘉莎˙克莉絲蒂(你叫她克奶奶阿?)的童謠兇殺案還不錯看(國中的時候看的,導致我的膽子越來越小),島田莊司的書我倒是一本都沒看過(我自己也有點驚訝)。
    話說回來,最近是狂買書的最好時機,寒暑假大概是折扣期吧,剛好考完試可以看個過癮,上面說的那些人的書也可以找來看看。
    to小雲
    150本還可以接受啦,如果我在各個網路書店的「下次購買」清單都加起來,大概超過200吧,而且還隨時會因為興趣增加哩。

    回覆刪除
  9. 關於克莉絲蒂的稱呼,其實也是看網路上有人這樣叫,覺得還蠻親切的所以就抓起來用(笑)
    似乎也有「克嬸」這個叫法。至於島田嘛…雖然十年前就知道這號人物,不過我也是今年才開始看他的作品的(炸)
    長假的折扣期嗎?我看我還是先把手邊的喀完吧!XD

    另外,偷偷告訴你小云的小秘密(小小聲)
    他的150本上下的書債都是「已經買了但還沒看」的驚人狀況喔(如果我認知上沒有錯誤的話)

    回覆刪除
  10. 沒錯...是已經買了還沒看的 (尖叫)
    所以才說很可怕啊啊啊~~~~
    那些想看還沒買的,我已經不敢算了 (掩面)

    回覆刪除
  11. 同是天涯淪落人啊…(遠目)
    (上面這句誤超大,完全用錯成語。)

    回覆刪除
  12. 唔,的確很可怕,還好我是「還沒買」的200本,欸,那不對阿,150本是累積多久了阿,我買書可是要非常非常的克制,不然可能也差不多啦....(因為錢很難賺阿)。
    所以,小雲你的好奇心該收起來一陣子啦,趁暑假閉關喀書唄,不然說不定下次會變成300本?(我可是很羨慕哩,現在連3天的長假都沒有阿~~~~)
    不過被書海淹沒也挺幸福的。

    回覆刪除
  13. 我想想....應該是從2000年左右開始累積的吧(遠目)
    而且期間我清掉了不少後來失去興趣的未讀和已讀...(抱頭)
    (真是一整個浪費錢啊 >_<)

    回覆刪除
  14. (上面那篇被符號吃掉了後面的字 T_T)
    至於暑假,家庭主婦是沒有這種東西的 囧
    我既可以說是天天放假,也可以說是沒有假期啊(遠目)

    回覆刪除
  15. 幫你把表情符號改好了。不過,不知道這是不是你要的(爆)XD||

    回覆刪除
  16. 家庭主婦?請問您今年貴庚阿?
    2000年,還真的是很長一段時間阿,那麼,我好像應該慶幸我才出社會2年,還沒屯積太多書,呵呵。

    回覆刪除
  17. 我比上川森大幾個月 XD
    2000年是學生時代啊~
    我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囤書了(炸)

    回覆刪除
  18. 我很喜歡恩田陸的書呢 帶點奇幻的色彩
    還帶著浪漫的情懷 最後還出乎意料
    三月的確是一本很特別的題材
    他是我的第一本恩田陸 也是我栽在恩田陸手上的書
    我對於講閱讀概念的書都無法招架呀XD
    當然也要有其他點命中才行啦!!

    回覆刪除
  19. 疑?學生時代就開始啦,真令人羨慕阿,學生時代的我每天都不知道去哪裡生午餐哩,買書這件事對我來說還真有點奢侈。
    欸,那上川同學今年貴庚?
    (如果不想直接回答,不然這樣好了,比我大還是比我小?)

    回覆刪除
  20. To 栞
    對,而且恩田陸的那種浪漫不是純粹愛情式的,而是女性喜歡的場景和設定上的浪漫,這點我很喜歡。
    《三月》本身在書名上就會造成諸多聯想,而且內容分明有要繼續再寫相關作品的企圖(笑)
    講閱讀概念的書就像勵志書籍一樣,切重要害才能達成共鳴。

    To 藍兒
    我跟你同年啊(笑)
    以月份來算的話年紀是比你小。

    回覆刪除
  21. To 藍兒
    嗯,我算是比較幸福吧,
    家裡長輩很支持我買書(還會跟我搶書看 XD)
    To 阿森
    什麼企圖,根本已經寫出來了啊(用力指)
    看看那精美的《沉向麥海的果實》、《黑與褐的幻想》、《黃昏的百合之骨》
    它們都躺在書局等妳帶它們回家哦(笑逃)

    回覆刪除
  22. 我已經全部抱回家了XD
    在誠品66折的時候~哈哈哈
    害我月初就花一堆錢>

    回覆刪除
  23. To 小云
    啊啊,我知道,我是說作者在寫第一本的時候,就看似有這樣的企圖。
    當然,他的企圖得逞(錯了)了。

    To 栞
    好…好,好,真有你的(倒)
    話說,我現在想看《黑與褐的幻想》,嗯,要想辦法借一下(遠目)。

    回覆刪除
  24. 誠品66折阿,可惜我錯過了呢.......

    TO小云
    那真的是很棒呢,以前省吃檢用買的書,都還要偷偷帶回家,不然鐵定會被罵。
    不過每個人情況都不一樣啦,喜歡看書才是最重要的。

    回覆刪除
  25. 是啊,喜歡看書最重要(笑)

    回覆刪除
  26. 恩田陸的夜間遠足也很讚
    我喜歡在閱讀完之後心靈恬靜的感動
    很棒

    回覆刪除
  27. 嗯,恩田陸的作品真的很棒呢。^_^

    回覆刪除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