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來聊 LEMMiNO

YouTube 頻道分眾性很強,推單支影片比整個頻道容易許多,於是極少在 SNS 看到大推某個頻道的推文,就算是知識性內容也是拿單支影片分享。可能是只有我待的社群這樣啦,畢竟很少聊起來,說到這件事,明顯不完全認同,或者說沒注意過。這樣的事光是猜想就有各種可能性,因為 YouTube 的推薦比他人推薦更容易投其所好,因為 YouTubers 太多太廣,想當成話題卻沒人知道只顯得尷尬,因為分眾性強,不想暴露喜好,因為本來就沒在追特定頻道…… 等等,各式各樣的理由。

這件事當然沒什麼問題。(不要問我為什麼 TwoSet 沒問題,在第一篇網誌就講了原因)
問題是我習慣從 SNS 查我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看起網路上的一些內容,從推薦和吶喊喜愛的發文時間獲得蛛絲馬跡。很多事情是不知不覺,不會特別紀錄,只能靠自己過去的發言。沒說過就像是不存在,難保幾年後忘得更多,就真的忘記了。

當年開始追 LEMMiNO 頻道的零碎感想,和想分享的事,分散在太多地方,要慢慢找出來再補上也不是不行,但是太花時間。決定趁日更把記得的部分寫下來,畢竟有過瘋狂補片的時期啊。(茶)

若曾經看過 LEMMiNO 的影片,想知道創作者或頻道小史,最快的方式就是看 Lewex 製作的影片。


這考古程度真的很狂(能拿來對答案那種),還挖出 LEMMiNO 舊時和友人拍攝短片的頻道,且經本人認證為真。

快問快答100題。



記得以前很流行百題問答的轉寄信,目的是讓網路上結識的朋友更了解彼此。
想不到今天要寫什麼,決定用關鍵字找找看還有沒有類似的問卷,找來回味一番。

結果題目充滿個資問答,還有不少年代感十足的內容,像是「奇摩交友」、「ICQ」、「康熙來了」或是「超級任務」。甚至翻到一題問「最喜歡的唱片?」,覺得應該是問雷射唱片(CD),不過看到瞬間錯亂。是問卷太舊聽唱片的人還不少,或是問卷比較新,來自前一波簡易唱片機的風潮。另外還有已經看不懂的流行詞彙和代用說法,到底「打洞」是什麼意思啊?

現在 SNS 太方便,資訊流傳快,比起這些題目,不如翻平常的發文和發言,直接與其問答交流,更能拼湊出對方的模樣吧。

週一閒聊(永不當機/零錢機/鴉埠咖啡)



週末得到友人發送的「永不當機」貼紙一張。
是之前《延遲 Delay》聯展裡,《擴延中的書法》作者的商品。
好看而且實用。幾乎不在 3C 產品上貼貼紙,但這張實在太有趣,忍不住找地方貼。
符合機房禁忌(?)也有製作綠色的版本。有興趣的話可以到 fb 頁面「Demi Calligraphy」看看,裏頭有賣場連結。

之前說要「使用 ATM 的零錢機」,就找一天把零錢拿去存錢了。
就…… 還好沒特別感想,因為發現之前用過類似的機器。不過存零錢不用去臨櫃也不用先分,很方便啊。

Coffee Underwater

最近熱到白天完全不想出門,更不用說揹著重物在大太陽底下行走。
諸多原因還是決定中午離開其實也是很悶熱的室內,出門和友人們聚聚。

聽說是群組裡面有人來過,還想再訪但一直沒有機會的店。
感覺臺北市的週末不管到哪裡都是人,許多熱們的店都不能預約。或許是擔心有人取消不通知,也有可能是想提高翻桌率。所以遇到週末下午能夠訂位的咖啡店,光是這點就讓人十分感謝,更何況是前一天才打得電話。

 

那麼好訂,真的沒問題嗎。聽友人說飲料很漂亮。懷疑是不是餐飲普通的網美店?熱潮過就不再熱門。
還好光是看到飲料菜單就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實際上也是。而且蛋糕好吃。

【閱讀短感】闇之伴走者/沈睡的黃泉之森/主編的條件

  

一旦進入醍醐的世界就難以抽身。
邊看邊想作者應該做了很多功課,才能把出版社、漫畫家、編輯,還有那些雜學資訊寫得那麼有趣好看。欸,剛去看作者簡介才知道原來就他的專業,難怪能用文字描繪漫畫場景不覺突兀,還很容易想像。《闇之伴走者》和《主編的條件》的「案件」拉得有點長,不過人物互動和情節很吸引人,最後真相和兇手反而變得次要。《沈睡的黃泉之森》是中短篇連作,讀起來相對輕鬆,日本上古史也很有趣。還有無奈的醍醐⋯⋯ 從他的角度說故事,「頑固宅」的形象一下子灰飛煙滅 🤣

※ 以下劇透。可能有雷放裡面。

還沒整理的隨機舊文